花与体育运动(图)

时间:2019-09-13

  

花与体育运动(图)

  说得有点抽象了,来段体育花絮吧。新西兰在雅典奥运会上获得了三金二银的不俗战绩,运动员却接到了政府电令:可以把奖杯带回来,但绝不允许把颁奖仪式上戴的那个花冠带回国内,否则要重罚,名曰是为防止外来生物入侵。

  说起花和体育运动的缘分,那要追溯到公元前的古希腊。在那时,比赛优胜者会戴上特定植物的枝叶编织的花环,以象征胜利和荣誉。为什么一定要用橄榄,月桂和棕榈的枝条编织花环呢?因为这些树木在生长中表现出的不屈的抗性,可以与运动员通过奋力比赛所得到的荣誉相匹配。希腊当代女作家索菲娅·里佐布鲁在《奥林匹克运动象征植物》一书的开始写道:“它们激发着人们对改变形态,对教育,对运动,对努力,对参与和胜利的渴望。”在这本书里,她向世人介绍了二十多种早期奥林匹克运动的象征植物,有开着鲜艳大花的鸢尾,也有满是小白花的灌木,当然每一种植物还配有希腊神话传说。

  这种联系又是从何而来呢?传说东汉有一个叫汝河的地方出了瘟魔,一位叫恒景的青年人决心为民除害,访仙学艺练就一身武功。九月初九这天,恒景把乡亲们带上山,发给每人一枝茱萸,一杯菊花酒。瘟魔一路追来,本来路就越走越陡,他又闻不得茱萸和菊花酒的味道,用现代的话说就是懵圈了,恒景趁机刺死了瘟魔。从此以后,九月九重阳节佩戴茱萸登高健身的风俗就延续到今天,这可算得上世界最古老的登山运动了。

  我们知道,情绪是一种复杂的心理现象,是人对客观事物的态度和体验的综合反应。情绪是在认知的基础上产生的,运动员高度紧张焦虑的情绪,往往伴随着消极认知的光临,这势必会降低运动成绩,影响状态发挥。如何把运动员的情绪调整到最佳状态,这涉及到一门较年轻的体育学科──运动心理学。“运动心理学”这个术语首先出现于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创始人顾拜旦的文章中,专门研究人在体育运动时的心理特点和规律。它认为,竞技体育的获胜取决于心理、技术与体力的综合效应,其中运动焦虑和运动唤醒是一对孪生兄弟。

  在我们中国的花卉里,和体育运动最有缘分的当属茱萸,我们所熟悉的唐代王维的《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》中就有这样的诗句:“遥知兄弟登高处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”

  今年,第十三届全运会在天津举办。这几天,从路边景点到比赛场地,园林职工布置了成千上万盆五彩缤纷的花卉,更为远道而来的运动健儿们准备了精美的花束,这些仅仅是为了漂亮好看么?也是,也不全是。

  运动唤醒的程度过低或过高,都不利于运动员临场水平的发挥,而花卉恰恰能提供最适中的刺激水平。记得天津的中环线拓宽前还有月季带时,某国元首来访,从北京坐车一路昏昏欲睡,当一眼看到天津中环线怒放的月季花时,顿时来了精神,还把这事告诉了我们市政府,说天津有一条世界最美的月季花路。了解了“运动心理学”,我们就权当他是被花“运动唤醒”啦!古奥运会的花冠也好,古中国的茱萸也好,道路花卉景点和场内摆花点缀也罢,原来都还起着我们未曾意识到的“运动唤醒”的作用呢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